站内文章检索:

 

你在他乡还好吗
2017年09月11日 发布

你在他乡还好吗

——引洮工程九甸峡库区岷县移民工作

贾学辉

2007年,注定是我人生中的一个转折。元旦刚过,筹备已久的人代会如期举行,选举产生了新一届县政府班子,我有幸当选副县长,那年我34岁。对于在办公室当了多年“秀才”的我深知,这一职位不仅仅是大家认为的风光、荣耀,更是一份责任,一副担子,从那时起,我就在心底里下了决心,要把这副担子挑起来,不论前方道路如何艰难,都要竭心尽力,为老百姓办点好事、实事,决不能辜负了全县人民的期望。激动的心情尚未平静,随着全省一号工程——引洮工程的全面开工建设,号称“天下第一难”的九甸峡库区移民工作随之启动,按照当时的分工,这项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艰巨任务就落在了我的肩上。

据史料记载以定西为重点的陇中地区气候干旱,降雨不足,有“十年一大旱,三年两头旱”之说,世世代代繁衍生息在这片黄土高原上的人们都有一个梦想——引洮河之水,济陇中之贫。早在1958年,甘肃十几万人民为实现这一梦想就绘制了引洮上山的宏伟蓝图,苦战3年后终因技术、经济条件制约而被迫下马。进入20世纪80年代,国家和省上又将引洮工程提上重要议事日程,组织开展前期论证工作,2006年7月国务院审议通过了九甸峡水利枢纽暨引洮供水一期工程的可行性研究报告,2006年11月22日,天气晴朗,卓尼县燕子坪上人头攒动,锣鼓喧天,拉开了九甸峡水利枢纽及引洮工程建设的帷幕。

按照工程设计,整个库区共涉及岷县、卓尼、临潭3个县的13275名群众需要搬迁安置,其中岷县1128户、4961人。“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是省政府对九甸峡库区移民工作提出的基本要求。在安置地的选择上,省市县充分尊重移民群众的意愿,经过实地考察,条件比较,最后确定瓜州县白旗堡即现在的瓜州县广至藏族乡为移民安置地。

穷家难舍,故土难离。如何才能让近五千名勤劳朴实的父老乡亲们服从省的重大决策部署,离开家乡迁往瓜州,就成了摆在我们面前的头等大事。淹没区内的维新乡马莲滩、柳林、堡子、坪上、元山、下中寨、武旗7个村位居洮河两岸,海拔低、气候温润,山清水秀,土壤肥沃、灌溉方便,素有岷县“小江南”之称,既是中药材主产地区也是发展高效现代设施农业的好地方,特别是这些村毗邻甘南州卓尼县的洮砚乡,从事洮砚加工、营销的农民占相当比例,洮砚产业已成为当地农民增收的重要渠道。而新的安置地远在1300公里之外,有“世界风库”之称的瓜州,地广人稀,干旱少雨,主要发展以棉花等经济作物为主的灌溉农业,两地自然条件和发展环境以及生产方式的差异就成为移民群众最大的顾虑和惆怅。如何解除移民群众思想上的“疙瘩”?如何保证移民群众顺利搬迁、扎根瓜州、逐步致富?成为我们最为关心,思考最多、讨论最多的问题。

为了确保库区移民工作积极、稳定、有序开展,当时县上成立了专门的领导小组,县政府主要领导亲自担任组长,由我具体负责,在县直部门和维新乡抽调各级干部200多人,组成工作小组,开展这项工作。所有抽调干部都服从统一编组和调配,以小组为单位,驻在各自的责任村,克服了交通不便、生活等困难,耐心细致地向移民群众开展政策宣传、动员、实物补偿复核以及安置地房屋户型选择等工作,逐步消除了移民群众的思想顾虑,树立了信心,激发了热情,推进了工作。为了将库区移民的相关政策领会好、宣传好、兑现落实好,印发了专门的《宣传手册》,通过参加省上培训、开展县乡培训、入户讲解培训,把相关政策原原本本地交代给移民群众。每周在维新乡召开一次各村工作组组长会议,及时掌握工作进展,归纳分析群众提出的问题,不断研究和明确相关政策,统一答复口径,及时进行答复,让群众对移民政策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化解了心里的“疙瘩”。对搬迁群众实物指标进行了认真核对,对原来登记中出现的变化、误差及时衔接九甸峡公司、设计院等单位进行复核、补登,并对所有登记表进行张榜公示,接群众监督,全力维护移民群众的利益对部分思想顾虑大、家庭困难多的户,尤其是实物补偿资金还不够安置地建房资金的特困户,我们带领移民局和乡上有关人员上门做工作,和群众民对面的交流、沟通,听取他们的意见和想法,耐心细致地做思想动员工作,积极向有关方面反映情况,争取政策支持,帮助群众设身处地地考虑解决困难和问题的具体办法,赢得了群众的信任和支持,在10天之内692户移民群众签订了外迁协议。

动迁之前是群众思想最不稳定、最易发生波动和最易引发矛盾冲突的时候一次我们正在召开各组组长会议,研究动迁前的具体工作,会议室外聚集了几十名情绪激动的上访移民群众,带着各自的问题要求答复,为了稳定群众情绪,我们及时结束了会,安排专门的接待地点,由我和移民局、维新乡主要负责人与上访群众逐人见面,认真听取他们的意见,从下午3点多一直答复到深夜11点多,所有来访群众提的问题都按照相关政策得到了细致、耐心的答复。做通了群众的思想工作,打消了顾虑,就为下一步的顺利搬迁奠定了基础。

在抓紧做好外迁移民动迁组织工作的同时,安置地基础设施和房屋建设也在抢抓工期,全力推进。为保证进度和工程质量,县上专门派出的工作小组常驻瓜州,及时协调和衔接安置地有关问题,为确保移民群众按照省上确定的时间要求顺利搬迁创造条件。

2008年春节过后,离搬迁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工作的重点也转移到了具体细节上,如动迁时间如何确定、安置地房屋如何分配、人员如何组织、车辆如何安排、途中吃饭如何解决、安全如何保障、到达安置地后如何安家落户、如何度过第一个夜晚、如何吃第一顿饭......等等,都是我们要认真考虑的问题,有人形象地比喻我们像移民群众的“管家婆”。任何一个细节出现问题都会使我们的基础工作前功尽弃,不出任何问题、不出任何差错是当时对所有参与移民搬迁安置工作人员的纪律要求。县上在动迁前成立了搬迁安置领导小组,从移民局、维新乡及县公安、交警、交通、运管、卫生等部门抽调精干力量,确保各个环节紧密衔接,不出问题。县上还逐户安排了搬迁补助及床板、面粉、煤气灶等生活用品,专门赴瓜州县衔接协调了具体事宜,就地准备蔬菜、大饼、方便面等应急食品,保证移民群众到达安置地后能够顺利安家落户,生活不受影响。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具体哪天动迁?我们再次进行了充分讨论,经过大家集思广益,一直认为早迁比晚迁好,考虑到群众习俗和各种因素,最后确定2008年4月3日,也就是在当年清明节后的第二天,九甸峡库区首批外迁移民从岷县出发。在分批搬迁过程中,县上对所有移民群众首先落实了人身安全保险,由县四大班子确定领导干部带队,运管部门负责客货车辆的组织、安全检查,交通部门派人协调高速公路过路费事宜,公安部门抽调警力会同卫生部门安排的医护人员随车护送,确保了移民群众安全到达,经过4月份和9月份两期7批次组织,全面完成了搬迁安置任务,得到了省市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甘肃日报》、《定西日报》多次对岷县的库区移民工作进行了宣传报道,《引洮纪实之圆梦九甸峡》一书中,作者留下了对岷县库区移民工作浓墨重彩的一笔。

在亲友和乡亲们的泪水、挥手相伴下,在大家的声声祝福和默默的祈祷中,这些朴实勤劳的洮河儿女扶老携幼,为了陇原大地的圆梦工程,发扬“舍小家、为大家”的奉献精神,告别了世代生活的地方,告别了他们世代相恋的母亲河--洮河,义无反顾地踏上了瓜州白旗堡这片新开发的处女地,去耕耘和编制新的梦想!运送移民群众的车辆启动了,80多岁的老奶奶,步履蹒跚,在孙儿们的搀扶下走进车厢,车下送行的亲人们脸上挂着难舍的泪花,老奶奶转过头,向大家用力地挥挥手,说了句“为了引洮,我就是死也要死在瓜州”,就在她家拉运物资的货车顶上,她连几年前就准备的棺木要拉到瓜州去,听了老奶奶的话,看见她的那口棺木,亲人们哭了,我们的移民工作队员哭了,我也感动的落泪了......没想到我们平凡的父老乡亲在此时此刻的言行却表现的如此伟大!这样的壮举也许只有在岷山洮水养育的相亲们身上才能看到。每当我回忆起这终生难忘的一幕,总他们这种伟大精神感动骄傲和自豪

迁得出,还要稳得住。为了保证移民群众在瓜州安置地尽快安家落户,户籍民警及时向当地移交了移民群众的户籍档案,安置协调组提前与当地企业、工地进行了调研、衔接,联系劳务,瓜州县也积极安排相关部门开展土地划分、农业技术培训等活动,经商意识强的老乡刚把家安稳就开起了小卖部、跑起了运输,家用电器、时尚家居、瓜果蔬菜、米面油茶摊点涌入村子,移民群众的生产生活很快转入正常,也使得当地群众对他们翘起了大拇指。为了“离乡不离技”,大部分洮砚加工把家藏的石料都运到了瓜州,并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新组建了洮砚加工厂,也许是上天的定然,中国名砚随着这次大迁徙落户“张芝故里”,瓜州成了洮砚的“第二故乡”。移民迁走了,作为从事了这项工作的地方领导,怎能割舍的下对父老乡亲们的那份牵挂?市县每次组织慰问活动我都主动参加,为的是让相亲们感觉到家乡人民没有忘记他们,为的是我要看着他们一天天在瓜州广袤的土地上扎根、致富,过上幸福的新生活,为的是那慈祥的老大爷、老奶奶噙着泪花,用那饱含深情的双手抓着你的手久久不愿松开,口里喃喃地一遍又一遍地说着“你有空就常来看看我们啊……”的期盼。郭爷是原来县人大主任,他的两个弟弟属于库区移民远迁瓜州,就在我工作调离岷县后,只要有空总到楼上郭爷“唠叨唠叨”,其实就是想知道远在瓜州的亲人们的怎么样,因为他们是我心中永远抹不掉的念想。除夕之夜窗外鞭炮声声,按照习俗到了“接家亲”的时刻了,我低声问了句“郭爷,那边接了吗?”,“接了,我还跟他们开玩笑说,先人们能找到你们住的地方吗?”,这时,我的心里一震,泪花在眼眶里直打转,是啊,先人后辈相隔千里啊!郭奶插话“电话里问了尕孙子们,都说他们广至好哩”,是啊,人走到哪里,家安在哪里,根就扎在哪里,广至已成了他们新的心灵寄托。

老王是我在第一次踏上瓜州的土地,实地查看安置地情况时认识的老朋友,那他就在瓜州县“九建办”从事移民安置工作,快十年了,联系一直保持,他总是不断地告诉我移民安置地--广至藏族乡发生的新变化,广至被确定为酒泉市扶贫开发重点乡、广至移民群众大力发展设施农业农产品走出国门、广至群众突出地方特色迎新春......我的父老乡亲,无论我走到哪里,都会一直关注着你们,惦念着你们,牵挂着你们。有次,老王在微信里发来一张塑料大棚里拍的照片,棚里年轻人手捧新鲜蔬菜,脸上露出幸福、喜悦的笑容看得出大棚里的收入不错,下面竟然打着一行字“年轻人说在移民搬迁中认识你,并代我向你问好”,看到他们生活一天天变好,我真为他们感到高兴。

昨夜,我做了一个梦,看见了九甸峡高耸的大坝,那蓝汪汪的、一望无垠的洮河水;站在黄土地埂上的老乡端来一瓢清洌洌的洮河水,高兴的眼睛眯成了一道缝,连声说“盼了半个世纪,总算喝洮河的甜水了”;白旗堡绿树成荫,田地里棉花、孜然、红花一片一片,长势喜人,各种机械穿梭田间,那条修了几年的专用输水渠像一条银色的细带直通双塔水库,一排排房屋精致整齐,耳边似乎又听到了用浓浓乡音吟唱的“花儿”——啊欧怜,这时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说:你在他乡还好吗?这声音传的好远好远,就像带给远方亲人的问候。(作者单位:定西市岷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注:本文系作者根据采访整理而来,采访对象黎志强,回族,甘肃岷县人,现任定西市粮食局副局长。)

打印】 【关闭

ICP备案号:陇ICP备16002185号
版权所有·2009 甘肃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Gansu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All Right Reserved.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安宁区银安路7号 邮编:730070
电话:0931-7617600 传真:0931-7617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