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文章检索:

 

茶埠拾遗
2017年04月26日 09:40

茶埠拾遗

贾学辉

茶埠是生我养我的故乡。记忆里的茶埠往往是静静的洮河水和远远近近的村落组成的陇上山水画。虽然少年时代在那里生活了短短的几年,却有着很深厚的感情,至今离开多年,仍然怀念那山、那水、那热情淳朴的亲人和乡邻。正如一位好友发自内心的短信:

时间冲不断真情酿成的酒,

距离拉不开思念牵着的手,

无论岁月如何漂走,

装着你的心永远依旧!

茶埠位于甘肃省岷县城东北部,东山脚下,洮河岸边,距县城8.5公里。解放前属耳阳乡管辖,解放后设茶埠乡属梅川区辖。2002年更名为茶埠镇沿用至今。茶埠因其地在宋代设立茶马司,开设茶集商埠,办理以茶易马之事而得名,自古以来就是从兰州通向四川,从陕西通向甘南的要道。长期以来“茶马互市”构成了地方区域的一大特点:具有离城最近、商贸活跃、交通便捷、水电充沛、矿藏丰富,土地肥沃、植被良好,畜牧发达,药材之乡、文化底蕴深厚等优势。因此,这是一片令人向往的土地,其舒爽的气候条件,独特的山川地貌,良好的生态环境,深厚的文化底蕴,独具特色的民风民俗,传唱千年的花儿,驰名中外的当归之乡,有多少名人墨客在这里吟诗绘丹!

这里的黄河一级支流洮河,自南向北从青海西顷山漂来,拐个大弯把茶埠镇一分为二成两片,河东叫茶埠,包括下至岳家弯上到奈子沟。河西叫将台,包括上至弯山下到石咀。洮河两岸宽阔的一级阶台地多为水浇地,是岷县耕地中少有的精华部份。连接洮河两岸,在很早以前就有摆渡船、牛皮筏子,后来建有将台铁索桥,现有兰渝铁路施工大桥。河东的茶埠人习惯将河对面的人称为河那人,河西的将台人习惯将河对面的人称为茶埠耶人。河东的人因有212国道和306省道交汇穿境而过,耳阳河、纳纳河二龙戏珠,三渠十八磨杨柳垂岸的景观,逢二、五、八日的集市贸易,经济发达交通方便很自豪。河西的人因有新石器时代姚庄遗址,马家窑文化山那、树扎遗址,的西大型水利提灌、将台堡春台会、兰渝铁路高架桥而骄傲。过去河东人和河西人一般不作亲,是因为洮河有阻隔,如今一桥飞驾南北,河这边追求河那边姑娘再也不是天方夜潭之事了。古人曾作诗《茶埠八景》中有一景:古渡夕阳绕碧烟,洮波日涌浪涓涓。要问此处西天路,夜半常听人唤船。这就是很早前的茶埠写照。

多年来,茶埠村是该镇的政治、经济、商贸和文化交流中心,一直发挥着城乡经济社会发展的“龙头”作用。它在很久以前,就是一块通向蒙古高原至西伯利亚腹地的丝绸茶道。这里繁荣了近200多年被历史风尘湮没、被世人遗忘的中欧国际商道驿站过街,时至今日还遗存着那青一色的木板铺面、深堂口的居住土屋、大院落的歇马店、碗口粗的葱花油饼,“姚氏家族”的传统大戏、居民式的“商人”农民。有诗形容这里的茶市晚烟:佛阁高登世界空,街头春色画图同。一声玉笛烟飞散,多少人家夕照中。传说过去的马邦商人早晨从这里吃早点喝茶后,就起身前行到50华里外的老幼店住宿吃夜饭,待第二天天亮才敢翻越木寨岭到下一站酒店子歇马,所以茶埠人至今把吃早饭叫喝茶,把吃晚饭叫吃夜饭。以前有一下乡干部住村派饭吃,热情的房主一早上叮嘱儿女轮唤了八遍叫那干部去喝茶,待到晌午时,那干部不知其意非常很生气的骂咧到:“光叫喝茶,不让吃饭,喝一肚子的水怎么工作!”后来听老乡一解释,那干部才恍然大悟,知道了茶埠人把喝茶是让吃早饭的意思。

茶埠镇人民政府就坐落在沟门前村原著名的大崇教寺下院圆觉寺旧址旁。圆觉寺始建于明代,是僧纲司后土司的家庙,现仅遗存一座大殿在茶埠粮站院内,其“番式”建筑高大庄严,佛像形态饱满伟猛,门框雕刻别致,墙壁彩绘技法流畅。解放后因作粮站贮存米面,未受大炼钢铁和文革冲击,虽然经历了一百多年的风雨,至今各主要部件依然保存完好,无论从文物意义还是建筑意义、历史意义都非常重要,具有较高学术探讨价值,是茶埠的老八景之一。有诗作证:莲花宝殿四时生,寺外山林画不成。玉板僧师传妙法,钟声摇断幕云昏。2016年作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圆觉寺保养维护与修缮工程全面完成。镇政府门前是新开辟的集贸市场,经多年发展宽敞整洁,场地道路全面硬化,每逢“2、5、8”集日,各种商品应有尽有,十里八乡的农民和天南海北的商贾汇集这里,把山货、药材、粮食、布匹等商品在买卖中成交,在和气中发财,在通信中互补。

一座四孔水泥大桥把茶埠村和阳坡村紧紧连在一起,整个村庄傍山依水,错落有致,被国道212线与省道306 线形成“L”字型包围圈,洮河、耳阳河、纳纳河从村边流过。原先清秀的三渠十八磨、百亩大梨园、千亩水浇地不是江南胜似江南;那油坊、水磨、古玩、日杂等店铺十里开外远近奇有;那滤滤凉粉、葱花油饼、炕眼锅盔、清水骨头城乡有别岷州一绝;更有那河边的洗衣姑娘、戏水鸭子、捞鱼少年和从很远很远云中漂来的木排、牛皮筏子,呤唱着天籁之音“啊欧连儿”,好似一副天然油画哦!难怪早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这里就是全公社社员集中万人大战阳坡山兴修“永丰渠“、人造水平沟、建成花果山的示范点。如今还能清晰的变别出那山那坡上的水渠规迹、水沟绕梁、杏林点坡的景致。有古诗描绘:龙泉滚滚似油清,石上长流科满盈。水到冬来偏觉暖,矶头暗响浣衣声。

将台“四月四”传统庙会,是岷县春台庙会中仅此于小西路“二月二”庙会的大会,是茶埠片沟门前会、耳阳会、尹家会、甫里会、茶埠会、安家寺会、哈扎会的前凑曲。届时将台一片村庄家家户户似过大年一般,备菜备酒,杀猪宰羊,蒸、煮、煎、炸忙上几天,热情迎接赶会看戏的亲友。大会长每年都会设法请来陕甘秦腔名家名唱与五湖四海的杂耍把戏助兴。那时这里的农村正是田间锄拔季节,处处山清水秀景色宜人。你看那百米铁索吊桥仿佛倒映在洮河中,啊娜多姿地杨柳垂絮在岸边,声声“啊欧连儿”响彻在原野,当归洋芋涂彩大地,油菜花儿飘香在人们心间,你能不来吆!只见铁索桥上、洮河边上、田埂道上、将台堡里、戏场院里、丛林树里到处都游人如织,花伞如云,商贾会集。附近十里八乡的数万群众前来赶会,心中的“花儿”唱得余音缭绕天蓝水绿,三天三夜地唱大戏,场里场外地摆摊子,把个点将台围个水泄不通,壮观感人。

再说那兰渝铁路在岷县红水沟坡出洞,跨洮河1号特大桥2928米,经茶埠石咀村水车园的地方,沿将台片一级川地过叶家坡1235.7米特大桥到的西村原大炼钢铁旧址,再跨555米的洮河2号特大桥,从茶埠奈子沟东侧山坡进洞。这段全长6公里多的高架桥全在茶埠境内,你知道这段铁路为什么要全部建成雄伟壮观的高架桥呢?因为在这神奇的土地上有新石器时代姚庄遗址,马家窑文化山那和树扎遗址,分别属县级和省级文物。其文物大都分布在一级台地表层1、2米内,有较丰富的泥质红陶随葬品、彩陶片、黑色彩绘,并有少数蛙纹、变体鸟纹图案。有较多的石器、骨器和陶器出土。据说甘肃省文物考古队在兰渝铁路施工过程的抢救性挖掘中,得到保护了大量的历史文物。人类祖先最早生活之地,之所以那得全力保护啊!这条承载着甘肃、四川、重庆三省市上亿人民梦想的兰州至重庆铁路在2017年底将在自家门口实现全线通车了!到2019年兰州至海口通高速的神话也会变为现实。

在茶埠杏树崖段的洮河之上,如今上有兰渝铁路的高架雄姿飞渡南北,下有龙望台水电站碧波荡漾。河中有太阳岛,岸上有高速路,一头连着县城,一头扎进茶埠,恰似梦中的洮河西湖。一个亟待开发的湖上百舸争流,岸边铁龙似水的十里风情线哦,要由诗人去赞美!龙望台水电站项目为全县重点建设项目,总投资1.5亿元、装机容量为2.1万千瓦,年发电量约8512万千瓦时,是岷县首座无调节径流式水电站,它的建成将成为岷县洮河梯级电站开发过程中的又一颗明珠。

解放前的耳阳沟因山青水秀、土地肥沃、矿藏丰富而设立过耳阳乡。解放后,岷县人民政府曾在这里设立了岷县耳阳塘瓷厂、孤儿园、煤矿、铅锌矿、石灰石矿以及供销社、学校等,在偏僻的大山深处建立那么多国有单位,并设有沟门前“3. 9”日炭帮集市,为这里增添了不少景色。近年来,改革开放的春风又吹绿了这块大地,当归种子基地、当归育苗基地、蔓菁油菜基地、畜牧养殖基地得天独厚,农民致富之路走在了全县前列。茶埠至耳阳的水泥乡村大道贯通,一改昔日的河滩土路。由于路的畅通,莘莘学子们一个个满心欢喜的去县城省城读书;由于路的平坦,各种农副产品走出了大山;由于路的方便,使更多的人了解了“岷归”“党参”“黄芪”的非凡价值;由于路的快捷,幢幢洋楼、排排路灯,各种生活电器再也不是城里人的专利,更分不清那个是乡里人还是城里人;……

茶埠镇半沟铅锌矿,是岷县茶埠、宕昌临江铺、西成厂坝铅锌铁的成矿亚带。椐报道仅半沟铅锌矿的矿体含量就达58.3万吨。1958年,“浮夸风”、“共产风”一时盛行,在“赶英超美”的大环境下,岷县掀起了大炼钢铁高潮,仅茶埠镜内就修起了半沟、的西两座炼钢厂,全县集中万人“大兴放卫星、弃农炼钢铁”,极左路线造成了粮食作物粗收,洋芋越冬冻死,钢铁一斤也未炼成,反倒饿死了大批人的“三年自然灾害”。改革开放后,中国人民解放军甘肃省军区在这里挂牌岷县金鑫铅锌矿,采选加工销售了多年。在该矿系的大片山坡上,多有海蚌纹的“燕石”满山遍地,当地出龙岗会上就有上山拾海蚌燕石的习俗,兰州大学地质学家说上万年前这里曾是汪洋大海呢。

茶埠镇尹家村尹家庄,尹氏始迁祖为遵尧、遵舜二公。明洪武年间,因做官二公自陕西歧山县迁居岷县十里镇张家坪尹家巷立基,后裔清朝年间迁居岷县茶埠镇尹家村尹家庄,至2016年,已传第9代约400多人。相传耳家沟尹家庄地戏就是源于尹氏人家由陕西而带入岷州的。随着时光的流逝,也就逐渐演变成了独具特色的地方戏。耳阳沟地戏演出以耳阳村台子社伙和尹家村童地社伙为代表,演员是地道的农民,约二三十人,由“神头”负责,在春节期间各演出十天左右,一般一个村一堂戏,大都在中午白天,称为“闹新春”,是岁终新正的聚戏活动,与逐疫、纳吉礼仪一起举行。表演地戏一般选择在村中较为固定的平整空地中央露天场所进行,无须舞台,主要演员提前在出发前化好妆穿好衣,按固定线路集中步行,即走佛爷马路,其他拉圆场人员就地随行,更衣涂彩无须摭掩,只要有一张八仙桌子、两把靠背椅子,前面能插两杆龙旗,就立可表演,故称“地戏”。观众站在四周观看,里三层,外三层,围得水泄不通夸张华美的脸子,考究鲜艳的戏服,简单激越的打斗,依稀可辨的念白唱词,高亢悠长的唱腔给大山深处久居的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商贾大都以临时地摊式叫卖,尤以从西固、礼县背过来的大黄梨成为会场靓丽一景。浪会者多数来自拜年访友的远亲近邻家眷,盛会时达成千上万。

这里形容家乡山清水秀、物产丰富、人杰地灵并不过甚。谁能飒爽英姿地漫上几句“啊欧连儿”,或与那山那川响亮亮儿地对上几首“啊欧连儿”。山,因为缠绕着而多了几份灵气;水,因为梦幻着而多了几道弯;人,因为唱了几句“啊欧连儿”就心旷神怡。生活虽说平常一点儿,但日子却因为流淌着“啊欧连儿”而过得舒舒坦坦。啊欧连儿,是岷县传统花儿的一种曲调,俗称南路 “花儿”。家乡里人叫野花儿,也叫山曲儿。传统认为山曲儿是在大山里唱的,最最忌讳在人庄里唱。每到春夏时节,在大山的沟沟岔岔、坡坡弯弯里随处都可听到“啊欧连儿”声。这山起,那山落,一浪接一浪,一波连一波的回音旋绕。甚至是一片土地、一条溪流、一座山峦,一片绿叶都能勾起人们魂牵梦绕的回忆,尤其对那些远离了视这片土地为故土的人们。唱“啊欧连儿”是从春播开始的。“九九加一九,犏牛耕地走。”这里春天来的较迟,只等河边冰完全融化了,蒲公英才从石头缝中悄悄地伸出嫩绿的头来,春风一吹,杏花红了,梨花白了,蜜蜂嗡嗡地忙碌于采花传粉,蝴蝶翩翩起舞于草丛绿地,布谷鸟在幽静的山谷啼鸣,大地苏醒的声音才从北向南回响过来,遍地是牛耕女织的图画,也正是心中的“花儿”开放之时,一曲曲花儿传开了,充满了新年的希望。这“花儿“一直要唱到粮丰仓满扛上架之后。

然而,发生在身边的2012年5月10日岷县特大雹洪泥石流灾害和2013年7月22日发生的岷县漳县6.6级地震却使茶埠人民蒙受了巨大的生命财产损失。灾后,中纪委贺国强书记、国务院李克强总理分别来到重灾区看望群众。灾后第一时间,省委书记王三运、省长刘伟平立即赶赴灾区,指导抢险救灾工作及灾后恢复重建工作。省指导协调小组按照省委、省政府的指示精神,在最短的时间内编制灾后恢复重建规划,协调启动重建工作。在党中央、国务院的亲切关怀下,在省委、省政府的坚强领导及社会各界的鼎力援助下,茶埠人民攻坚克难,顽强拼搏,灾后恢复重建工作科学、有序地展开。灾后重建如同一场规模宏大的“战役”,各级干部既是运筹帷幄的“指挥官”,又是冲锋陷阵的“排头兵”。今日当我们再次来到茶埠,看到一项项惠及民生的灾后重建项目遍地开花,一座座漂亮的白墙青瓦民居拔地而起,一幢幢崭新的校舍里书声琅琅,清澈的纳纳河、耳阳河与洮河三河同歌……特别一提的是那洮水岸边的“212”国道、“316”国道和那十里铁路高架桥,还有那正在如火如荼建设的茶、梅新镇和高速公路,那都是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幸福梦。

茶埠,你永远是那样鲜活,那样富有生机,那样令人魂牵梦绕。你为周边乡镇的经济腾飞树立了榜样,用自已的智慧谱写出了黄土地上最为华美的乐章!(作者单位:定西市岷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打印】 【关闭

ICP备案号:陇ICP备16002185号
版权所有·2009 甘肃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Gansu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All Right Reserved.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安宁区银安路7号 邮编:730070
电话:0931-7617600 传真:0931-7617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