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文章检索:

 

童心缴公粮
2017年03月29日 发布

童心缴公粮

贾学辉

(二〇一七年二月二日)

在共和国改革开放的进程中,传承了百个朝代历经千年的“皇粮国税”一举被废止,农村社员不用缴公粮啦。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在一老大娘“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市吃闲饭”的感召下,刚念初中的我随父母糊里糊涂地被迁移下放到离县城50里开外的红旗公社向阳大队,为挣工分养家糊口,那年我15岁,便丢下书包跟着大人们去粮站缴过公粮。

记得每年夏秋季节,庄稼刚开始收割还未搬运到打麦场上,公社里红头文件公购粮任务下达通知就来了,队社干部、村里群众大家几乎都有同样的共识:旧社会有“皇粮国税”,我们新社会不但要完成,而且还要超额。由此,队里尽快组织社员坪场搬运庄稼,打碾出第一场黄灿灿的麦子争先恐后地要缴爱国粮。

后来,我知道人们所说的“爱国粮”其实是缴公粮,也确实是应缴给国家的税赋。除公粮任务完成之外,额外多缴部分就叫购粮,再超额多缴的部分叫超购粮,粮站要按国家牌价将多收的一斤粮付一斤的钱。然而,往往是公社下达任务时,都有超额完成任务的指令。在缴爱国粮这件严肃到时刻就上纲上线的事情上,各生产队为了不挨批评争第一,大有你追我赶超额完成任务的赤胆忠心!社员们则不知原因,那怕忍饥挨饿,也要把打碾的头场最好麦子作为爱国粮奉献给国家。

那年我愉快地跟队长去缴粮,给我的任务是赶牛车。我头天晚上就和我爷爷把牛车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先是用清水把车排洗干净,在车檐上涂点象征喜庆的彩绘,车轴心添好润滑油,再在车排二衬上挂上大扛铃,车轴上挂上中扛铃,车檐条两面挂上对铃。然后牵来角圆毛顺体健的黑犏牛,在对称的牛角尖套上黄灿灿的铜股子,系上红艳艳的缨穗子,在牛额头眉心处扎上带妖镜的大红花,绑上用红、黄、绿、蓝、紫拧成的五色线绳。最后把事先挑选好的三寸铜扛铃拴在牛脖子上,套好全新的彩色牛搭背,好似旧社会接亲的新娘花轿车,心里甭说储存有多少甜蜜和幸福。为了体现社员们的爱国热情,队长一大早就吹起了脆亮的哨子,组织青壮年社员人背、马驮、牛拉。在村口排成长队,给每个粮袋贴上彩色标语,插上小红旗,由我驾驭牵头浩浩荡荡地向粮站进发。公社那边也早通知学生沿公路夹道迎接。我们向阳大队离红旗粮站约十华里还多,当缴粮队伍快行进到离粮站不远处时,迎接队伍便锣鼓喧天,齐声高呼:“向贫下中农学习!”“积极上缴爱国粮!”“超额完成公购粮!”“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口号。社员们在队长“排好队”的暗示下一个比一个走的带劲。我紧拉牛鼻圈兴冲冲地走在最前面,突然那牛 “吆!”的一声大叫便欢快地奔了起来,这可吓坏我了,队长急中生智地箭步跳上车排,双手拉紧牦牛缰绳,这牛才慢步小跑,没有惹成大祸。但可苦害了背粮的社员,一阵小跑个个气喘吁吁,汗如雨淋,既不能停下歇息,更不能掉队,比上战场还难受。通过这次缴公粮的实战后,我便有了经验,以后但凡去缴公粮,我就偷偷地先装上几麻袋麦衣,上边压上粮食,看似高高的一牛车,不论走、跑都不在话下。后来我把这“经验”俏俏地告诉了背粮队伍,就有人把实粮捎在牛车上,人则背上半麻袋麦衣跑在队伍最前面,为此这个窍门还成了妙方被生产队长表扬。但后来我却落了个坏分子的罪名。

那时的粮站工作人员很吃香,尤其是验粮保管员牛得很呀,谁见了都得先躬腰递烟笑眯,为的是少排队,当天缴上爱国粮呀。就在缴爱国粮的那些日子里,整个粮站院落红旗招展,标语贴满粮库院墙,长队排到门外的马路上,有人背的,牲口驮的,架子车拉的,牛车、马车、“东方红”运输的,缴粮群众赶集似的人山人海,公社派武装基干民兵小分队,肩挎“七九”式步枪,腰扎子弹袋,臂套红袖章,威风凛然地昼夜巡逻护队,大喇叭里高喊“排好队,甭让坏人钻进去!”话语里带有明显的阶级斗争烙印。

有一次,我随生产队去缴粮,队排了一个响午,在大伏天太阳下晒得汗流浃背、燥热疲困,肚子也饿得饥肠辘辘。突然一阵大风响雷,飘下几点雨滴,就在这时终于轮到验粮了。验粮员麻利的将锃亮的铁探杆扎进口袋一回收,对我和身后排队的人指着说:稀雨打了口袋的粮食怎能入库?都把口袋立在房檐底下去,明天太阳红了再晒晒。话音还未落,人却不见了。这不明摆着是刁难人吗?稍微有些常识的人都知道,山里人的羊毛口袋,厚而结实,密封隔潮性能良好,几滴过雨无济于事,粮食干不干,老百姓的心里再明白不过了。

在此之前,队里专门安排了一拨晒粮老人,将爱国粮里沙粒、土胡基、麦衣、小虫、鸟粪啥的清理干净,在太阳下晒了一天又一天,直至嗑得咯嘣咯嘣响,才放心装口袋。目的是为了减少缴粮人的苦焦苦痛,少看验粮员严厉的包公黑脸,尽量做到万无一失。本来,我对于缴粮中可能遇到的麻烦,不止一次的经历过,心里是有所准备的,就算不来雷阵雨,也必须按惯例,把麦子倒在水泥地上再晾晒,然后过风车。风车有手轻手重之玄妙,用力大,就会把轻体麦粒和杂物煽出更多,直接关系到斤两误差,因此,只要是过风车这一环节,我便不停地向验粮员发烟,有时乘周边无人还偷偷地给他兜里装上一包两包的,当然这风车摇把的权自然就归我了。验粮员再不探杆探粮,大笔一挥点头说:嗯,优级过磅去!我们这才放下心来,一鼓作气地扛起一根又一根粮食口袋,过磅、入仓。至此,把入库粮单拿到手缴粮才算圆满,缴的是公粮还是购粮,都说是爱国粮。走回家里,已是繁星满天。(作者单位:定西市岷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打印】 【关闭

ICP备案号:陇ICP备16002185号
版权所有·2009 甘肃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Gansu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All Right Reserved.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安宁区银安路7号 邮编:730070
电话:0931-7617600 传真:0931-7617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