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文章检索:

 

岷县农村经济发展中的一匹“黑马”
——记农民於军强的电商之路
2017年02月28日 发布

岷县农村经济发展中的一匹“黑马”

——记农民於军强的电商之路

贾学辉

二〇一七年二月十九日

我叫於军强,生长在岷县秦许乡的一个叫中堡的小山村。创业这几年,从农民一步一步走到电商小企业,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总是在磕磕绊绊中成长。但我坚信,只要坚持诚实守信,做良心生意,让光顾我们店铺的消费者朋友用的放心,我们的事业一定会走得更远。

那一年我深爱的妈妈去世了,我突然觉得自己在世界上是如此渺小,无依无靠。以前虽然妈妈身体不好,但她是我的精神力量和支柱,每当外出回家进门喊一声“妈妈”!妈妈就早把热乎乎的饭茶端在了眼前。妈妈的离去让我的精神世界彻底坍塌了,我好长时间没有调整过来。

初中毕业后,由于家庭经济困难,时年十七岁的我尝试过在城市里干勤杂工,在建筑工地上当农民工,在酒店做服务员、在某单位搞推销闯冠军。在形形色色的创业过程中,个人感觉上门推销工作能见世面、练胆识、收入也不错,但思谋很久总觉得那是年轻人用激情和冲劲才能做好的一份职业,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性格趋于沉稳理性,再去做那种推销工作就不合适了。我们村上邻居都说 “军强什么事情都想干”,言下之意就是“军强什么事情都干不成”。有两到三年的时间,我就在外打工、创业或回家务药材三种生活中间跳来跳去。

结缘淘宝

在外出打工的时候我常想,能不能在家乡那驰名中外的当归等中药材销售上做些文章,产生出一条切实可行的创业路子。于是,每次我去打工的时候都要把家乡药材带一些,送给远方的朋友。他们如获至宝,说这么好的道地药材在那地方是见不到也买不到的,这种赞赏大大出乎我的所料。我也知道原生态的药材因为储藏条件、运输成本等原因,很难一时流通到千里之外的消费者手中。我想销售家乡药材也许会带来创业的机会。

有一次,我特意带了几公斤当归、党参和黄芪,目的地是去西安打工顺便试销换点路费。当火车走到天水的时候有人说这几天正是伏羲庙会,于是我下车想在伏羲庙会去摆地摊。在人山人海中,我冒昧的把药材在地面上铺展开来,内心急切地等待有人过来询价,可是过往的行人摩肩接踵,但都对我视若无睹,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不远处烧鸡摊位上飘来的香味,对于饥肠辘辘的我来说却是奢侈品。突然两个威严的城管来到我面前,任何话都没说便将我的药材收起就走。我上前求情、赔礼、道歉,任何能打动人情感的方法都用了,城管冷冰冰的对我说不要胡搅蛮缠了,要带到局里秉公处理。最后的处理结果是快到下班了罚款100元,走人!天黑了,在若大城市路灯的幻影下,我几乎身无分文,只有家乡的那几斤药材与我为伴,如尘埃一样从城市的这个角落飘到另外一个城市角落。我将药材摆放到地摊上,声嘶力竭的吆喊,希望能引起过往行人的注意和驻足。

迫于生计的压力,我找到了一个做酒店服务员的岗位。有一次酒店来了一位客人,我在一边端茶倒水服务时和客人闲聊,不知不觉中就聊到了家乡的特产和我面临的困境上。那位客人说小伙子你找错地方了,家乡的土特产你可以在网上销售,互联网你知道吗?我说听过这个词儿,他说淘宝网,以后你可以在淘宝网上将这些药材卖出去。

我的心豁然开朗,就像西伯利亚的寒流吹散了笼罩心头多日的雾霾,可是互联网是什么东西呢?我仅仅见过电脑的外观,还没有触摸过电脑到底是何种质感,我能使用互联网吗?我无数遍问过自己。带着对互联网的无比好奇,下班后我来到西安城中村的小书屋,有关互联网理论的、有电脑基础操作的书我都翻看。每看过一个章节,记住一个要点后我就去网吧实践,网吧一个小时收费两元,我认真的去体验,上机后便遇到很多不会操作的难点,虚心诚肯地请网管过来指导。时间长了就和网管混熟了,为了能让网管讲解的更加仔细,去网吧的时候给网管买上一盒烟或者一个饮料之类的礼物。

我当时在酒店打工的工资一个月不足800元,还要拿出部分济补家用,剩余零钱才能购买书籍、上网、买小礼物。我想怎么能节约部分开销呢,好像每一笔开销都是必不可少的。后面听网管说凌晨三点后很多包夜上网的学生都回去休息了,电脑空着就没有人上了。我想那我何不凌晨三点后去蹭网呢,还不用花钱,就少睡几个小时的觉。

此后,每天凌晨三点多我悄悄起床、轻轻地绕开酣睡的同事,狂奔过一条背街就到网吧了。为什么要狂奔呢,因为晚上凌晨三点一个人走夜路心理上充满恐惧,小报上经常看到有人晚上被抢劫行凶。用奔跑的方法可以缩短时间进入网吧,进入网吧也就进入安全区域,另外奔跑的时候遇见好人我不怕,遇见歹人还以为我是同行,哈哈!就这样每晚从凌晨三点到七点半,我不用花钱就能上网四个小时。有时候跑过去也有蹭不到的情况,比如有的人离开的时候关闭了电脑,凡开机的都有人等。对于这些问题我也是早有准备的,衣服口袋里面装了一张报纸,在网吧找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坐下,拉过来键盘,对着报纸就可以敲击着空空的键盘练习指法。

现在电脑和网络随处都有甚至唾手可得,你觉得拥有电脑理所当然天经地义,就简单的如写一个“一”字一样。但是你是无法理解我那个时候对电脑和网络的那种极度渴望的,那个时候如果从垃圾堆里面捡回一个废弃的键盘我也会如获至宝。一个渺小人物内心的波澜壮阔有谁能知道呢?

在那段蹭网的时间里,我学会了上网,如何打开淘宝网页,慢慢地又学会了制作网页,也学会了网上销售,我也看到了很多朋友将家乡的特产放到淘宝网上去销售,真“眼红”人家!

耕耘淘宝

我学会了电脑的基础使用,也注册了淘宝账号,结束打工的生涯后信心满怀地回家了,我要进行淘宝互联网创业。

回到村子我才发现,最基础的宽带无法接通,快递公司基本没有。我怀着忐忑的心拜访电信局领导好多次,也巧国家正好有农村信息化方面的政策,电信局领导答应了帮助我们村子铺设宽带,我对领导的感激之心就如被太行山压了500年的孙悟空解救时的那一刻。但领导说来年春天动工吧,现在冰天雪地,无法施工啊。我斗胆问领导如果现在施工的话都会面临那些难题?领导说现在栽电线杆不容易,因为地面冰冻的如铁板一样硬,无法挖坑施工。我说只要技术施工方案确定,一切干体力活的工作都让我们来。也许我的诚挚感动了领导,那领导便果断答应就这么办!

于是由电信局派车、派技术员测量位置,我联系村里的弟兄们去装运电杆器材,在冰天雪地里用小铁锤和铁钎一点一点地敲掉冻土层,一个一个地掏好坑。电信施工地师傅们真的很敬业,有时候晚上七、八点了还爬在电线杆上照着手电筒测试信号,我内心里很愧疚,为了我心中的淘宝梦想,连累师傅们受苦了。比如有一次他们施工完毕后离开,由于不熟悉河滩道路,车陷入泥沙中,挣扎了半晚上。

宽带如愿以偿装上了,电脑购买回来了,我的淘宝店铺也就在家中一个空屋子里悄无声息的开张了。这个淘宝店铺的开张使我喜忧掺半,喜的是如一夜春风梨花开,咱老百姓的农产品很快就会走出大山了。忧的是让我在村子里再次饱受非议,因为传统的农村观念,勤劳、吃苦、干农活你就是最牛的,上网能上出什么出息?甚至有乡亲戏谑问我上网能上出什么名堂?有没有淘到“宝贝”?我只能笑而不语。最要命的是家父不理解,白发苍苍的老父亲要下地去干活,各种药材生长季节的田间管理一天都不能往后拖,父亲觉得我好吃懒做整天在电脑上娱乐,怕我沉迷所以和我关系相当紧张。好在媳妇理解我,体谅我,她承担了绝大多数的家务劳动,给我挤出时间让我学习淘宝。

做淘宝对我来说也不容易,刚刚开店的那半年多时间里基本上都没生意是撑过去的。所有人都看不到我淘宝的希望,我自己也感觉前途渺茫,顶着舆论的不理解和经济的压力,我内心最苦闷。但我坐在电脑前就忘记了现实的残酷,因为网络让我进入到了另外一个忘我的彩色世界。

开始创业时没有流动资金,我把家里当年风干的一等当归50多公斤在淘宝网上一斤二斤的卖出去,又将邻居家种植的上等党参和黄芪一点点买进来,这样的循环往复,库存多多少少的就积存起来了。

记得我淘宝店铺的第一位顾客是扬州的吕女士,她在看了我简陋的当归描述页面后刚准备离开,她又想要了解一点当归种植的技术,便又点开了我的“旺旺”,正好我在线。我给他详细讲解当归的种植过程和管理细节,她听完后问我,你这么懂当归,为什么没有将你知道的知识写上去,我说我不太会网络嘛。她在网上要了一斤我的当归说就试一试吧。我立刻挑选了一斤当归包装好后很快就发出了,几天后收到快递的她给我打来电话,说当归收到了非常满意,但在电脑上付款却无法完成,因为我没有设置发货状态。于是她在电话上给我教,如何填写单号和设置发货等等。同时,她又给我介绍了办公室的同事和他的亲戚向我购买药材,她的朋友又给我介绍了朋友,如此往复,我的前期顾客就这样形成了。在当时我不懂淘宝搜索引擎也不懂推广渠道,她的人脉帮助我启动了淘宝之路,她是我第一位顾客也是我的恩人,我感谢她,现在每年过春节我都会联系向她问好。

刚刚淘宝的时候条件非常简陋,简陋到您无法想象,土坯房子的墙面是用报纸糊起来的,整个房间没有任何装饰和处理。有顾客购买250克当归,我们家连电子称都没有,就跑到邻居家去借他们那个能称得起50公斤的手提秤。

每天下午,带着当天订单的两三个邮件,我风雨无阻的骑摩托车进城去发货。有时候突遇下雨天,我宁肯让雨水淋湿自己也要将邮件保护好,因为纸箱一旦淋湿就解体了。有次一位淘宝的顾客朋友购买了两公斤当归并且让我给他打成粉,我家没有打粉机器,我就在进城发货的时候找到一家能打粉的药店去做。药店的打粉机能量很小,由于当归有油性打粉速度很慢很慢,经过很长时间才完全打成了粉,这时外面天完全黑了,瓢泼大雨闪电雷鸣,我在药店找了几个加厚的密封袋将当归粉包装好,只能在晚上冒雨回家了。虽然淋雨的滋味并不好受,但想起这一段时间店铺成交量日渐上升,并且好评连连,我还是很有成就感的。雨你就疯狂的下吧,只要能解决就业吃饭问题,这点困难真算不了什么,我一边冒雨前行一边鼓励自己。我跌跌撞撞地骑摩托车到村子北面的一条河边,大老远就发现河那边有一个微弱的手电灯光在晃动,走到跟前才发现是父亲一手打伞一手拿着手电站在河边等我回来,被雨淋得直发抖。原来是下雨的时候父亲发现河流上的便桥被水冲走了,怕我一个人推着摩托车涉水过不来。父亲帮我将摩托车弄过河后说,快回家吧,看你都淋湿成啥样子了,说不定过会儿洪水就下来了。在回家的路上我无法止住双眼涌出的泪水……。

家乡的冬天,高寒阴湿、冰雪封地,大家都是知道的。记得那年冬天的时候我们家淘宝小店已经稍微有点起色了,下雪天骑着摩托车去县城送货,被汽车压过的冰雪路面就如滑冰场一样的光滑,我被连人带车滑倒后,摩托车滑出了好远,我起身抖落泥雪,只是脸上擦烂了几处皮,摇下头感觉无碍大事,便扶起摩托车又继续赶路。对于送货路上要摔倒多少次,我内心早有准备。

由于我家淘宝小店里当归、党参、黄芪这些宝贝品质好,都是乡亲们和我家自种的道地药材。我媳妇给亲们挑选也很精细,价格算的也很合理,店铺的生意就越来越红火,最后我们两口子忙不过来了,有时还要叫上亲房邻居来帮忙,多时都要忙碌到深夜。

第二年,我用淘宝积累在院子里修了四间砖混平房,洁白的墙壁和吊顶,暖色的木纹地板砖,那在自己修建的新房子里面淘宝太惬意了。也是那一年,村子里乡亲们终于知道了“淘宝”是什么,好几户农民也开始接宽带买电脑开淘宝,我也帮助邻居在网络上淘回来很多宝贝,邻居们才知道原来上网并不是“不务正业”!

第三年,我通过驾考后购买了一辆面包车,第一个成为我们村子的汽车族。随后,我将运营中心从农村搬到县城,招聘了三名客服大家一起工作,成立电子商务协会;2015年我组建了人才团队,成立了岷县军强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运营部、仓储部、购销部等人员分工体系基本建设完成。主要经营道地当归、党参、黄芪、蜂蜜、蕨麻等土特产。经过两三年的打拼,网店的订单从刚开始的几天一个提高到一天二十多份,营业额也每月有七、八万元,员工人数由最初的“单打独斗”发展到现在的六人。再后来,我又注册了两家淘宝店、一家天猫店,我的网店生意越做越好、越做越大。网店每天的订单都达到六、七十份,员工人数增加到现在的20多人,目前有近200农户与我公司建立了稳定合作关系。

发展历程

从我在农村老家开始起步创业到现在,基础硬件的改善也是一点一点完成的,那个勉强接上宽带的简陋老屋已经成为过去。现在我拥有了自己的办公室,有种植基地,有仓储设施,有加工运输设备等硬件,这是创业当初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创业当初,每天风雨无阻的要骑摩托车去县城送货。后来邮政快递到我们农村店里上门服务,那跑一趟也路途泥泞周折不易。自从我将运营中心搬到县城,有了加工储藏库房,只要打包发货,邮政快递随时都可以来取,物流方面虽然成本高一点但已经相当方便了。

刚开始招聘员工的时候,凡来的员工我不懂如何安排工作,他们也不懂如何提出工作要求,闹出很多笑话也产生了不少的问题。后来我报名参加了县上组织的人力资源基本知识培训,这种情况才逐步有所改善。现在我们公司的运转程序、发货能力及团队精神就非常的好。

刚开始起步的时候,我没有拍照设备,即使借来照相机,图片处理的技术是难题,文案写作更不会,只是凭着一股冲劲坚持了再坚持。后来我有了专业的照相机,通过学习实践,拍摄水平也大大提高,图片的设计和制作水平有了很大进步,电脑文案写作和店铺运营技术也熟练掌握。可是你能想到吗,今天的这一切都是我通过网络帮助一点一点积累学到的。家乡的岷归、黄芪、党参、土蜂蜜、野草莓等土特产通过一台电脑、一根银线纷纷搭上了 “致富快车”,让家住农村的我颇感意外。

我的淘宝梦“成功”之后,始终没有忘记要带动家乡父老乡亲共同致富,更没有忘记推动全县中药材产业转型发展、帮助农民群众脱贫致富这个更大的“淘宝梦”。从2015年起,我在县商务局、科技局和人社局等单位的协助下,利用自身优势免费为岷县返乡大学生进行电子商务基础的培训11场次,累计培训523人,进行淘宝开店创业辅导21人。2016年,我公益培训3场次,累计有225人参加,取得了很好的社会效应。在我的带领和帮助下,近两年全县共建立电商企业69家,创办各类网店342家,电商从业人员6320人,其中贫困群众4100人。网购金额达到4616.5万元,线上销售总额达8318.75万元,贫困群众人均增收600元以上。电子商务这个新型产业逐渐在岷县城乡之间蔓延开来,不仅成为推动流通方式转型、促进消费升级的先导性产业,而且成为现代服务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农村青年脱贫致富的重要手段。

时至今日,岷县中药材的名气和销量在全国越来越大,岷县电子商务也一跃走在了全市乃至全省的前列,每年都有省、市、县的领导和全国各地的网友来我公司调研考察。同时,从农民到电商企业,每一步都离不开社会各界领导、朋友们的关怀和帮助。(作者单位:定西市岷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注:本文系根据采访整理而来。

打印】 【关闭

ICP备案号:陇ICP备16002185号
版权所有·2009 甘肃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Gansu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All Right Reserved.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安宁区银安路7号 邮编:730070
电话:0931-7617600 传真:0931-7617602